田上长草

可能是条咸鱼(瘫)

聊赠一枝花

△新坑
△江湖大侠孙×富家少爷花
△1v1温馨无虐
△可能是个长篇(?)
△可能会出现其他cp,出现了会事先排雷
△能接受的话……那么,亲爱的们,欢迎来到这个世界

“快点快点!前面有个破庙,我们且去那里避一避。”泼天的雨幕之中,一道声音穿过层层叠叠的林叶,狼狈的响起。
伴着清亮的一声“行”,林子深处很快出来了几个被密密的雨浇的颇有些仓皇离促的身影。
几人一手捞着衣摆,一手拿已经湿漉漉的宽大袖子挡着斜潲的雨,急急忙忙的往那处在雨中呈烟灰色的破庙冲。
及到破庙门口的时候,跑在最前面的却突然停了下来。领头的一停,后面的人猝不及防的撞了上去,有些恼火道:“我说吕少,你干什么呢,这是淋雨淋到脑袋里了?”
被称作吕少的人也不恼,扬起下巴示意他们往里看。
于是一众人便弯腰伸出个湿漉漉的脑袋往门里看,张佳乐也在后面慢悠悠的探头过去,只见破败庙堂中间坐着个人。
那人倚着柱子正在拨弄面前的篝火,有火星三三两两的升起,火光明灭照亮他手边的刀和一张看起来不甚好惹的脸。
眼神往里溜了一圈儿,张佳乐心下便已明了,这地方被人捷足先登了。
更具体点,这地方被一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的人捷足先登了。
再具体点,这地方被一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好惹且人鬼难近的人捷足先登了,且这群平常带着一溜家丁上山打鸟下水捉鱼偶尔还街上调一下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富家子弟们站在门口怂了。
“咳,其实我看这雨下的也甚有韵味,不然我们就在这檐下赏一赏这难得之雨,也算是人生乐事老来谈资,岂不美哉?”有弱弱的声音响起。
呸!
岂不有病。
要不是看着人家不好惹,你们不早就乌泱泱一大片群起而进之了?
张佳乐看了看外面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的雨,一边愤愤的绞着衣袖里的水,一边暗自腹诽。
不过平常还好,如今这么大的雨,眼瞅着方圆几里也没有其他可堪避雨的地方了,也只能跟里面的这位打个商量了。
思及此处,张佳乐扯出个清亮的笑来,对里面那人执手行了个礼,道:“这位兄台,小生张佳乐,这厢有礼了。今日与二三好友出门游玩,不料恰逢大雨,你看这雨一时半会儿也没停的意思,不知是否有幸与兄台共此一避?”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张佳乐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他这么客气做什么?这庙又不是他家的。呸,才不是自己也怂了呢,这是少爷我关爱恶男风度翩翩。
里面那人盯着张佳乐看了一会儿,笑道:“这庙又不是我的,自然是可以的。”
众人皆没料到里面的人这么好说话,愣了片刻后顿时七手八脚的冲了进去,独独留下个被里面那人的笑给恍了下眼的还在跑神的张佳乐。
等张佳乐回过神来,发现他那几个狐朋狗友早就沿着另一侧墙面挨挨蹭蹭的坐了下来,放眼望去极像几丛潮乎乎的蘑菇,还有人冲他招手,拍拍身边的稻草,“张少!怎么还呆在那儿?这里这里!”
张佳乐瞟了一眼那边看起来湿气四溢的稻草和那几丛潮乎乎的蘑菇,又看了一眼另一边看起来暖洋洋的火堆,果断叛变,捞起水还没拧干的袖子就蹭过去了,丝毫不管身后人震惊的目光。
于是等孙哲平再抬头,就看到了火堆另一边蹲着的一个不明物体。
他有些好笑的瞥了张佳乐一眼,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张佳乐一连串的话语堵回来,“那啥,这位兄台,你看这瓢泼大雨天寒地冻的,你一个人也甚为寂寞。不如就借你宝地一用,供小生取取暖,顺便帮你解闷。”
“你会干什么?”孙哲平盯着张佳乐看了一会儿,问道,“唱曲儿?”
张佳乐诚实的摇摇头。
“逗乐儿?”孙哲平又道。
张佳乐继续摇头。
“那……捏肩?”孙哲平也起了玩心,逗他道。
张佳乐接着摇头。
“那我为什么要留你?”孙哲平故意虎着脸道。
张佳乐也没想到他会一直逼问,小少爷脾气犯了,目光往火堆上游移了一圈,鼓起一边腮帮子,道:“总之我是不会走的,赶我我就揍你,小生打架可是很厉害的。”
“揍我?”孙哲平笑了一下,往张佳乐纤瘦的腕子上看了一眼,而后道,“玩笑罢了。我只是想让你坐到这边来,你老蹲着不累吗?”
张佳乐也愣愣的看着他,而后欢天喜地的蹭到他身边坐下,在扑朔的火光中满足的叹了一口气,道,“你早说嘛,唉兄台你真是个好人。这份恩情小生一定择日偿还,对了!还未请教兄台你高姓大名啊?”
“谈不上。”孙哲平又拨了下火堆,道,“孙哲平,无名小卒罢了。”
张佳乐又浮夸的赞叹了一句哎呀什么无名小卒,这名字一听就英武不凡跟兄台你是极配的。
孙哲平往火堆里添了些干树枝,笑了笑没有搭话。
他不搭话,张佳乐也不在意。
一时之间也没人说话,只有木柴燃烧发出的轻微噼啪声,以及挤在另一边墙的几个富家少爷微弱的交谈声。
安静的坐了一会儿,张佳乐实在被身上潮乎乎的感觉逼的难受,便把湿的比较透的外衫脱了下来放到一边,而后拿湿的没那么狠的中衣袖子擦着他那头过长的头发。
张佳乐的头发很长,比起大部分人的头发都要长一点,不是那种很纯正的黑,略略有些发褐,在火光的映照下,又有些泛黄,正常情况下看起来应该暖融融的。
不过此刻却是有些狼狈的,全湿透了不说,发梢还漉漉的滴着水,不时还有水珠顺着发丝蜿蜒着流进领口里。
张佳乐用本来就不怎么干的袖子擦了半天,也没见什么成效,索性放弃了,托着下巴扁了扁嘴,有些后悔听从几个狐朋狗友的忽悠出来放风了。
不过谁能料到上午还是晴天白日惠风和畅,下午便天降大雨,把跟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出门游春的他给从头到尾浇了个正着湿了个彻底呢。
还好不算太倒霉,趁雨势没下的很大的时候找到了避雨的地方,而且还蹭了一处可以烤火的地方,张佳乐瞟了一眼墙边挤作一团取暖的损友们,忽然有些宽慰了起来。
淋了这么一场雨,回去一定要好好吃一顿。
好饿,想吃城南的鲜花饼。
正在他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眼前一暗,被什么扔过来的东西砸了个满头。
张佳乐扯下来一看,竟然是一块干净的布巾。
他捧着那块干净的布巾,看向孙哲平,孙哲平没什么表情,只是又翻了翻火,道,“仔细一会儿伤风。”
“大孙!你真是个好人!”张佳乐顿时眉开眼笑,恨不能抱住孙哲平蹭上两下以示感谢。
孙哲平不自在的往一边挪了挪,道,“快擦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