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上长草

可能是条咸鱼(瘫)

甜度百分百(二)

△新坑ABO设定(有二次改造)
△cp:面包店店长江×知名作家周
△温馨无虐如题目
△人设属于蝶妈,ooc我的锅
△和谐看文,欢迎捉虫,拒绝掐架
△为什么不更新因为我忘了对不起我错了我会好好更新的(鬼才信)

“?”周泽楷有些疑惑的扭头看他,似乎是不解他为什么这么说。
江波涛被他透着些无辜和疑惑的黑亮眼睛逗笑了,极其自然的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末了把那两碟子点心往他面前推了推,笑道:“总之多谢你啦。棉花糖和手指饼干都在冰箱里冰过,跟熔岩很搭的哦。”
周泽楷被他揉猫一样的动作揉的有些猝不及防,一瞬间鼻端似乎嗅到了从江波涛白色衬衫袖口里散发出的一股清冽的香,心跳也漏了一拍。
但看江波涛极其自然坦荡似乎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的样子,周泽楷又吸了吸鼻子,发现那种冷冽的香味已经没有了,只好把心里的疑惑搁置,觉得可能是最近补稿补的心力衰弱,太大惊小怪了。
“好了,熔岩蛋糕要趁热吃,有什么事情叫我。”江波涛又说了两句,面色如常的转过身去,面色如常的走回小吧台后面,面色如常的拿白色软布擦高脚杯。
看似状似平常,却在周泽楷放弃思考把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熔岩蛋糕上的时候,悄悄的松了口气。
大意了,竟然像揉猫一样揉了小周,还不小心没控制住信息素,还好自己表现自然,又及时收住了,不然可不好糊弄过去。
毕竟对一个Omega释放信息素,换种说法就是耍流氓啊。
而且Omega的脑袋,无论是已婚还是未婚,都不是随便谁都能揉的。
思及此处,江波涛不动声色的往窗边看了一眼。
窗边的人安静的一手手指饼干一手冰冰的棉花糖蘸倾泻而出的巧克力酱吃,似乎是吃的极为顺心,清俊的眉眼都舒展了开来,暖融融的日光透过窗子洒了他一身,发尾眉梢都晕了一圈金,看上去绒绒的。
摸起来果然和看起来一样舒服。
有点想再摸一次呢。
打住。
江波涛把已经干净的高脚杯放到玻璃架上,一边拿起另一个细细的擦,一边面无表情的把锅都推给自己已经跟自己的A相亲相爱的姐姐身上,都怪她在自己面前胡说八道的催,让自己乱七八糟的想一堆。
其实,姐姐的意思他未尝不明白,从那个地方退役大半年了,家里人一直对他放心不下,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对他的成家大事儿的关心程度直线上升,在得到自己的正面拒绝后又在时不时的让姐姐来敲敲边鼓。
俨然是把他当做待拯救的大龄未婚男青年来看。
不过待拯救的大龄未婚男青年江波涛显然不把这当个事儿,每天做做蛋糕喂喂猫,看看帅哥养养眼。
且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过的甚是惬意。
他惯会温和待人,男男女女之间的感情也看的很淡,对那些爱的死去活来的感情也有些奇怪,翻来覆去左右就不是一个喜欢吗,得到就要,得不到就不要呗,这有什么死去活来的?
单身不也挺好?干嘛非要找个枷锁把自己缚住?
等江波涛思维转了一长圈回来的时候,手里的玻璃杯都快被他擦薄一层了,窗边的周泽楷也吃的差不多了,正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看手机,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嘴角带了丝若有若无的笑。
江波涛盯着日光下安静恬美的人看了一会儿。周泽楷似有所觉,扭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
江波涛动作一顿,冲他露出个温和的笑容,转了一圈的思维忽然又拐了大弯,心想,如果是周泽楷这样的人,那那些人为了爱情寻死觅活的似乎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
又坐了一会儿,周泽楷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江波涛正拿着笔电盯着甜点教程发呆,见他起身,远远冲他打了个招呼,道:“这就走啊?”
周泽楷点点头,单手抱住笔记本走过来,把钱顺着小吧台推过去,道:“恩,点心很好吃,谢谢。”
“好吃就行,我的荣幸。”江波涛把零钱找给他,零钱递换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周泽楷细白温热的手指,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让他心头一颤,但面上仍是不动声色的绽开一个温和的笑,对他道:“明天见。”
“恩,再见。”周泽楷浅浅的点头,把零钱随意的揣进兜里,转身离开。
说是明天见,但事实上,一连三天,周泽楷都没有出现。
把新烤出来的熔岩蛋糕放到托盘里,江波涛习惯性的把目光抛过去,却发现窗边不知何时坐上了一对AO小情侣,正你侬我侬的你一口我一口的互喂冰淇淋,周遭粉红泡泡“噼啪噼啪”的炸裂,甜腻的像冰淇淋上的莓酱一样让他不忍直视。
送完蛋糕江波涛又晃回吧台,漫不经心的搅拌着果酱,突然有点想念安安静静坐在窗边的周泽楷了。
至少小周不会伤害店主的视网膜,江波涛想。
第四天周泽楷等周泽楷来的时候,江波涛正在把做好的蛋糕装盒准备送往城西,听到门开的声音便道:“欢迎光临!请问需要点什么,不过......哦?小周,你来了啊?”
周泽楷拉开围住了半张脸的烟灰色围巾,露出曛橙日光下有些疲惫的眉眼,道:“你要出门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江波涛未说完的话在嘴里拐了个弯变成了一个“不”,然后他笑道:“好久不见了小周,还是熔岩蛋糕吗?”
“恩,还要上次的棉花糖。”周泽楷想了想又补充道:“要冰的。”
“好的。不过棉花糖好像没有了,我看看啊......”江波涛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道:“果然没有了,不过有布丁可以吗?”
周泽楷思索了一下,点点头,道:“就要那个吧。”
“好的,你坐在那里等一下,马上就好。”江波涛拿了杯柠檬水给他,看他坐到了固定位置后收回目光,拿出手机给好友发了条短信,他记得好友今天下午似乎也要去城西,正好把蛋糕带过去,然后就开始准备材料。
恒温器里有融化好的黑巧克力酱,冰箱里也有打的半发的蛋,但是江波涛并没有选择用这些现成的材料。而是选择从冰箱里拿出一块新的黑巧克力,切成小块和黄油块一起放到小碗里隔水加热,融化成巧克力酱。
在等巧克力融化的空闲时间里,又把蛋打好。
换做别人点这个,江波涛是绝对不会这么麻烦的,多半只会用早就准备好的现成材料去做。
但如果对象换成了周泽楷......
赏心悦目,没办法。
江波涛想,这大概是个看脸的世界吧。

ps.大家猜猜为什么小周这两天没有来?

评论(1)

热度(15)